铝天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铝天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广东试破金改小门

发布时间:2021-01-21 15:03:23 阅读: 来源:铝天花厂家

广东试破金改“小门”

对话广东省副省长陈云贤。广东金融改革方面需要拿出真正有建设性、实操性的意见来,与中央敞开的“大门”相对接,尽快突破各种自身“小门”的限制

在2012年末的广东金融改革内部座谈会上,陈云贤讲了两句话。  一句是“如果不抓住发展机遇,我们就会错失良机”。这实际上是在向与会人员吹响广东金融改革向纵深推进的新号角,动员大家从整体思路到具体方案真正地动起来。  另一句是“只有在中央政策的支持下,才能更好地加快推进本地的金融业发展”。意在提醒与会人员在广东金融改革方面需要拿出真正有建设性、实操性的意见来,争取国家政策支持下的落地,“大门”既然已经敞开,自己“小门”障碍如何突破?  自2012年6月国务院批复《广东省建设珠三角金融改革创新综合试验区总体方案》(下称《总体方案》)后,在外界观望、审视的眼光中,广东这只“金融沙盘”开始逐渐转起来。  按照要求,到2015年,金融产业发展成为广东省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金融业增加值占广东省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达到8%以上,到2020年将达到10%以上。建立起与全国重要经济中心地位相适的现代金融体系,建成具有国际竞争力全球影响力重要金融合作区域,实现珠三角区域金融一体发展目标。  为尽快实现这一目标,广东已在南沙、前海及横琴等地先行先试,落实《总体方案》各项措施,布置了三大方面60多项具体任务,加快推进金融创新步伐。同时,广东梳理阻碍金融创新的体制及机制阻碍,并提出相关意见,向国务院争取更有利推动珠三角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建设的政策支持。比如,希望国务院能设立促进珠三角金融改革创新的相关议事机构,建立推动广东金融改革创新综合试验区发展长效机制。  广东各级政府在提出建设意见的同时,要加快推进本地的金融业发展。比如深圳前海的各类交易所建设、珠海横琴的多币种结算及佛山的“科技、金融、产业融合发展”等,政府要进一步加大推力,尽快出台各项具体支持政策。  事实上,在广东发力金融创新的同时,也释放出巨大的金融服务业发展的市场空间。按陈云贤的说法,在广东省的三次产业中,服务业只占40%左右,距世界平均比例还有15%的差距,与美国等发展国家和地区的差距更大,也意味着广东的金融服务业发展有更大的潜力,这也为有志参与广东金融强省建设的各金融机构、国际金融资本提供了更多的机会。  《财经国家周刊》:在《总体方案》获批复之前,广东的金融改革试验得到了哪些实践经验?  陈云贤:自2007年以来,省委、省政府提出发展金融产业、建设金融强省的战略部署,紧抓住工业化中后期金融业逐渐崛起为国民经济支柱产业的发展规律,以做产业的思路发展金融业。而在深化金融改革中,我们则要从克服传统金融与现代产业发展不相适应的矛盾出发,加快现代金融体系建设。  近年来广东的金融改革发展的实践,本身就是创造性地坚持科学发展主题主线的具体体现。2012年以来,广东进一步提出大力发展科技金融、民生金融等“五大金融”,在金融改革创新方面先行先试,并主动承担为国家提供金融改革创新经验的重要使命。而国务院批复《总体方案》,既是中央对广东金融创新工作的肯定,也表明广东的金融改革发展站到了践行科学发展观排头兵的位置。《总体方案》既给了我们压力,也提供了强大的政策动力,下一步我们要加快推进方案的落实,推动广东金融创新发展取得更大进展,为广东产业转型升级打好坚实的基础。  《财经国家周刊》:金融产业在广东产业转型升级中处于什么地位,如何推动金融改革创新,今后的发展目标是什么?

陈云贤: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是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和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引擎。在广东三次产业结构调整特别是服务业比重提升仍没有突破性进展的背景下,金融业提前开展了“战略性结构调整”和发展方式转变,金融产业增加值占GDP增加值从不足3%增长到6%以上,上市公司数量实现翻番,地方性金融机构迅速发展壮大,金融服务产业转型升级和社会民生的能力不断增强。  按照《总体方案》的要求,到2015年,金融产业发展将成为广东省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金融业增加值占广东省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达到8%以上,到2020年将达到10%以上。建立起与全国重要经济中心地位相适应的现代金融体系,建成具有国际竞争力的重要金融合作区域,实现珠三角区域金融一体化发展目标,并建立起现代农村金融服务体系和金融支持城乡统筹发展长效机制。  《财经国家周刊》:我们发现,在国务院批复《总体方案》后,广东也迅速出台了相关的实施细则和相关的工作方案。而在十八大之后,广东更是明显加快了金融产业布局,强力推动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工作。你们主要做了哪些工作?  陈云贤:从宏观层面上讲,广东产业转型升级需要金融创新。国务院已批复《广东省建设珠三角金融改革创新综合试验区总体方案》,下一步要落实好这一政策,强化相关措施,挖掘金融创新的内需,提升包括金融服务在内的现代服务业在三次产业中的比例。  目前,在广东的三次产业中,服务业只占40%左右,而世界平均比例为55%至60%左右,以这一比例为目标,我们还有约15%的增长空间。服务业在美国三次产业中比例更是高达70%,部分地区达80%、90%以上,我们还有很大的发展潜力。  因此,我们更要深刻理解党的十八大精神实质,特别是关于战略机遇期的内涵和条件新变化的重要判断,从加快转型升级、提升区域核心竞争力的高度看待广东金融改革创新科学发展工作,把建设珠三角金融改革创新综合试验区作为全省金融界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的核心任务,全力推动广东建设金融强省、推动转型升级取得重要突破。  《财经国家周刊》:推动广东建设金融强省、推动转型升级取得重要突破,需要有中央的支持和强有力的政策保障,国务院批复《总体方案》后,广东省政府层面有哪些政策引导及相关的工作思路来推金融创新?  陈云贤:首先,广东的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建设没有中央强有力的政策支持是没办法推动的,然后才是地方强有力的组织领导。近些年上海、天津等地金融发展较快,关键就在于此。  在《总体方案》之后,广东接着出台了实施细则和《关于全面推进金融强省建设若干问题的决定》,而从十八大之后习近平总书记到广东视察的讲话中我们可以看到,国家在广东搞试验是动了真格的。可以说,广东大力推进金融创新的历史的、现实的机遇同时出现,各项条件已基本具备,广东可以大干一场,要解放思想、大胆试验。  现在的重要工作是加快珠三角金融改革试验区建设,包括提出近期需要国家给予支持的金融政策,建立由人民银行和省政府牵头的省部共建机制;抓好广州、深圳、珠海等重点市及横琴、前海、南沙等重点地区的金融创新试点的落实工作;大力发展“五大金融”;还要建立地方金融体系,继续深化金融交流合作,加强金融人才队伍建设等。  《财经国家周刊》:据我们了解,广东正在大力推进金融改革创新工作,同时也在争取更多支持,为什么还要国家提供更大的政策支持?

陈云贤:《总体方案》获批后,我们也在积极研究、讨论与之密切相关的实施意见,这些意见最后将上报到国务院。其中,最需要落实的是,中央要有一个专门对接的正常的议事机构,而这一机构最好能由国务院牵头组建,以有力地推动珠三角金融改革试验区的发展。  在国家其他政策支持方面,我们也有一些想法,比如支持珠海横琴岛开展人民币离岸业务在岸结算、推动多币种结算等。在单一政策突破方面,我们希望国家能给予更多支持。我们想在金融促进科技、产业发展等方面,向国家争到更具体的政策支持。  需要强调的是,只有在中央政策的支持下,广东政府及各地方政府才能更好地加快推进本地的金融业发展。比如深圳前海的各类交易所建设、珠海横琴的多币种结算及佛山的“科技、金融、产业融合发展”等,中央要进一步加大推力,地方政府跟着出台各项具体支持政策,广东的金融改革创新工作才能更快地推进。  《财经国家周刊》:中央希望广东的金融改革创新能为全国提供新鲜经验,广东在抓紧落实各项政策的同时,如何推动金融改革?  陈云贤:在政策落实方面,也需要政府的大力引导。目前广州、深圳、珠海及佛山、中山、梅州等地都做了很多工作,各有特色。各地政府和省金融办等相关部门及有关金融机构在加强沟通和协调,大力推动金改工作。  国家已经给了广东这么好的政策,我们就要及时抓住发展机遇,否则就可能错失良机。接下来我们有很多工作马上要开展,比如要在广州南沙开一个金融发展的现场办公会,对广州金融改革的问题进行具体安排。  各地政府也在落实具体措施推动本地金融改革创新。南沙在大力建设粤港澳金融合作示范区、珠三角金融改革创新先行区、航运金融试验区。深圳前海金融创新着眼点包括人民币国际化、混业经营、放松监管、金融交易市场建设、深港金融合作等方面,最突出的是人民币业务方面的创新。  我们也希望广东能成为全国金融改革创新的排头兵,为全国提供更具操作性的现实经验,但这需要中央及地方政府和各金融机构共同推进,还望中央能给予更多的支持。  《财经国家周刊》:在积极向中央争取政策支持同时,广东省政府已全面推动金融综合改革创新的步伐。能具体说明一下广东的布局构想吗?  陈云贤:国务院批准《总体方案》,金融创新是重中之重。具体到产业发展层面,经常性项目后面是资本项目,资本项目后面是金融创新,广东产业转型升级发展的核心是金融创新,要形成核心竞争力。  但是,现在还有很多不足,在金融支持产业发展方面的举措、办法及相关服务等方面,还有很大的差距,需要各级政府和金融机构下大力气去做。  深圳要做的是,在前海15平方公里综合试验区范围内,拿出5平方公里金融改革的试验区,每平方公里的投资目标要达到100亿元,要推进金融、期货、黄金等各类交易所的建设。  而珠海横琴岛的试点与广州、深圳及佛山等地要错位发展,重点发展多币种金融业务、推进人民币离岸业务在岸结算岛建设等工作。佛山要进一步加强PE、VC等发展,尽快推进政策的落实,建设北有天津、南有佛山千灯湖的OTC市场(柜台交易市场)等,各项工作也在加快落实。  东莞的莞台金融合作,云浮、梅州等地的农村金融创新的工作也在加快推进。随着城镇化建设的加快,无论是从农村经济、农业发展及基层稳定等宏观及微观的角度,农村金融都有极强的推动性。

《财经国家周刊》:据我们了解,具体工作层面,广东已做好了2013年的工作计划,包括三大方面60多项,能否举一些例子,哪些是广东政府及地方政府已经做了或急需要开展的工作,金融业如何推动广东产业转型升级?  陈云贤:2013年是落实十八大重要精神的第一年,传统产业提升的步伐在提速,以金融业为代表的现代服务业加快发展,并推动广东产业转型升级。是以,我们深感责任重大,急需开展的工作主要有以下几方面。  一是正在集中收集各地方政府和金融机构遇到的困难和相关的意见,积极向中央各部门争取新的政策支持;省委、政府对各地、各金融机构遇到的困难也给予大力支持,并提供相关的服务。  二是发展“五大金融”、民间金融、建立地方金融体系等,重点包括进一步深化农信社改革、组建两个省属金融控股集团和政策性融资担保公司、农业保险公司,争取设立科技型专业银行,并争取我省国家级高新区进入新三板扩大试点,研究组建省级交易所集团、建设佛山OTC市场,建设广州及佛山民间金融街等。  三是营造良好的金融发展环境,重点包括完善地方中小金融组织、区域性交易所监管制度建设,加强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加强金融信用服务市场培育和监管,扩大建设金融强省专项资金规模等级工作。  这方面,各政府做了一些具体工作。比如东莞,积极发挥财政资金的引导和杠杆作用,建立股权投资对全市重大产业发展的支持和引导机制,目前已设立总规模20亿元(首期5亿元)的政府引导基金,并与国内规模较大、品牌效应良好、投资能力较强的基金公司进行战略合作,集聚和引导民间资本向实业投资转型,调整投资结构,通过大型基金对接全市重大项目和各园区,推动战略性新兴产业和优势传统产业发展。  珠海横琴新区的建设步子也走得非常快,中国银行、珠海金控等金融机构已经进驻横琴金融产业服务基地,横琴新区金融改革创新在短时期内取得明显成效。珠海市也在抓紧建立推动横琴金融创新的高规格议事协调机构,研究提出金融创新先行先试的相关政策,并着手推动设立跨境保险公司、基金管理公司、人民币海外投资基金等新型金融机构,利用CEPA机制重点引进港澳金融机构等。  《财经国家周刊》:广东在推进具体工作的同时,也提出了一些思考。关于金融创新,广东还有什么想法?  陈云贤:确实有一些关于金融创新的问题需要思考,并且需要落实具体的举措。  一是人民币国际化、粤港澳跨境人民币结算、多币种电子结算、人民币离岸业务在岸结算、人民币在岸发展(广交会定价货币)等可否尝试,还有哪些可以先行先试?  二是在政策突破创新方面,我们还有什么可以突破的举措?比如,政府掌握的很多资源没有市场化,类似养老保险等保险业务是不是可以适度放开?而在单一事项方面,是不是也有需要突破的地方?这需要相关监管及职能部门与政府共同推进。  三是在金融业务的交叉发展方面,我们的金融机构是不是可以进行大胆的尝试?比如设立个人住房贷款的信托投资基金,建立消费金融等,从多方位进行金融创新。  我们考虑的主要问题是,如何充分发挥出金融业的主力军作用。下一步要充分运用政府资源,促进市场化的金融创新发展,充分抓住发展机遇,促进金融业发展。  与此同时,还要与中央有关部委及各金融机构共同研究发展策略,并积极向上争取政策,大胆先行先试,充分发挥金融业的主力军作用,促进广东产业转型升级发展,争取在全国迈上一个新台阶。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