铝天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铝天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3款家具与自家的专利家具产品外观相似度极高索赔金额高达2512万余元-【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2:25:29 阅读: 来源:铝天花厂家

3款家具与自家的专利家具产品外观相似度极高 索赔金额高达2512万余元

近日,双叶家具状告赖氏家具仿冒案在京受理,由于两家企业都顶着“国内高端知名实木家具生产企业”的光环,因此在业内引发了不小的震动。因3款家具与自家的专利家具产品外观相似度极高,近日黑龙江七台河双叶家具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双叶家具”)一纸诉状将山东济南澳克家具有限公司(下称“赖氏家具”)告上法庭,索赔金额高达2512万余元。

事实上,由于专利申请耗时费力,而成效又极小,使得近年来家具圈的抄袭之风越发盛行,不少企业已经养成“与其高薪聘请设计师,不如复制捡便宜”的恶习。那么,如何才能从根源上消除这一痼疾呢?更为重要的是,应从法律层面健全对家具创意的保护。目前家具外观设计师可以采用申请外观专利权的方式来保护,但由于家具行业的特殊性,专利权对家具原创设计的保护作用很难发挥。

两大知名实木家具生产企业之间发生维权纠纷,加上如此高额的专利诉讼在国内家具行业尚属首次,让这桩家具外观专利维权案一经曝光就引来了不小的关注。事件缘起是今年年初,双叶家具负责人发现赖氏家具生产销售的“床头”、“四门衣柜”、“玄关(玄关装修效果图)台”3款家具产品与自家产品在功能、用途、销售等方面均存在相同之处。

而早在2010年7月,双叶家具就分别为其设计生产的四门衣柜、床头和抽屉面板3款家具申请了“中国国家外观设计专利”,并于同年12月得到授权。双叶家具认为,赖氏家具生产的这3款产品落入公司享有的专利权的保护范围,涉嫌侵权,且仿冒家具出现后,严重影响专利产品的销售。于是,双叶家具以四门衣柜10800元、床头3000元、抽屉面板2000多元的单价计算,按照每家店面每10天销售一件,用一年的销量乘以定价,再乘以净利润(一般家具的净利润在30%左右),最终要求赖氏家具赔偿2512万余元。

据了解,双叶家具与赖氏家具同为知名实木家具生产企业。双叶家具作为北方较大的传统实木家具生产企业,每年耗资几百万用于产品研发,目前得到授权的专利产品已达87项。而赖氏家具2009年8月进京,2010年被评为“中国著名品牌(重点推广企业)”和“中国十大实木家具品牌”,被视为实木家具行业的后起之秀。

事实上,在此次维权诉讼之前,外观仿冒、产品同质化严重的现象早已在家具行业泛滥。《2010年度中国家居产业白皮书》显示,技术研发能力不足、专利拥有量偏低已成为我国家居产业发展的瓶颈。近两年,随着国内家具企业对专利设计的逐渐重视,因仿冒而导致的纠纷不断。今年3月份,广州国际家具展上连续发生两起“抄袭门”,先是皇朝家私状告孔雀王抄袭其多款申请专利保护的家具,其后是四海家具一次状告4家企业抄袭其专利设计作品。两起诉讼都以被告企业撤离涉嫌产品而告终。

今年4月份,佛山市某家具厂也因大量仿制专利产品,而被法院要求停产、停止销售侵权产品,销毁库存成品和半成品及侵权产品的模具,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3.5万元“这是整个行业普遍面临的问题,知名企业的仿冒现象尚且如此普遍,可见其他企业的状况。”谈及家具行业的仿冒问题,一位资深业内专家如是说。

众所周知,随着近年来原材料、生产和销售等环节成本的上涨,家具生产企业整体综合成本不断上升,而日益饱和的市场使得企业风险意识越来越强。“企业开发一个新系列的产品,在前期需投入不少资金,从研发到投放市场的整个周期较长。况且新产品上市后未必成功,这也存在一定风险。中小型家具企业不敢也没资本去冒这个险,都宁愿跟进和模仿大型企业的热卖型新产品,捞一笔算一笔,进而形成严重的产品同质化现象。”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称,仿冒现象在短期内根本不可能扭转。

“家具行业准入门槛较低,有的只需要十几万元资金就可以开厂。如果创业建厂资金能有上百万的话,基本上就可以拿到一些大厂的挂牌代工资格。”说到产品同质化现象普遍的另一大主因,上述业内人士这样认为。

他介绍,前几年国内家具业处于高速发展时期,在市场需求激增和价格飙升的推动下,大大小小的家具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然而,许多新生小型企业根本不具备自主开发设计的能力,只是靠一味地抄袭跟风度日,这样便导致了家具行业的产品同质化现象愈演愈烈。

从技术层面看,这些企业对员工的水平要求较低,如沙发(沙发装修效果图)、转椅、玻璃茶几等产品,只需几个人在几十平米的地方就可以进行生产。此外,目前家具行业尚未形成一个从资金、规模、质量、设施等方面来衡量企业是否能踏入该行业的标准。因此,准入门槛较低成了家具行业产品同质化的重要原因之一。该设计师称,她和团队研发一个产品所需时间至少一两年,如果再经历漫长的专利申请过程,“真等到产品批量上市了,该产品的专利时效期也快到了。”

谈及盛行的抄袭之风,她认为很难避免,更何况“很多企业和抄袭者较真也并不是对一件产品的形象的维护这么简单”,毕竟原创产品不是靠申请一个专利就能高枕无忧,这就像一个人不犯错误并不是单因有法律的约束,更重要的是他有正确的价值观和道德的约束,“希望消费者和业内都能有这个观念,尊重原创作品。”

得不偿失制约专利维权

消费者“花小钱买大品牌”的心理也为仿冒家具提供了生存的土壤。而当仿冒行为被发现后,得不偿失的诉讼成本也让维权企业望而却步。

中国家具协会原秘书长曹赢超表示,从目前来看,专利家具被仿冒后,真正走诉讼的企业并不多,“因为被侵权企业多为中小企业,专利产品市场覆盖面不大,而诉讼成本较高,多数企业选择放弃。而大企业或单个产品市场覆盖面大的企业一旦被仿冒,多会选择起诉,因为仿冒会给其销售带来很大冲击。”

同时,目前国内家具生产能力和家具卖场数量都相对过剩,如无法院裁定,卖场对侵权企业和产品常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昨日,赖氏家具总经理助理严先生对本报记者表示,目前公司已将诉讼事件全权委托给律师,公司方面对此次仿冒诉讼不作任何回应。

杜玛(香港)国际有限公司负责人赖亚楠表示,对于普通消费者而言,抄袭的家具不像盗版光盘那么容易识别,所以,从消费者层面抵制仿制家具并不现实。如今,仿制家具已成为一个产业链,要想真正解决仿冒问题,必须从产业链的上游着手治理。只要消费者在市场上买不到仿冒产品,那么仿冒产品自然也就无处生存。比如,档次相当的产品入驻的商场基本上都是那两三家,而一旦发现抄袭的家具,商场就将其清除出场,这在某种程度上比申请专利更具意义。其实,在近几年的家居展览会上也有这类情况发生,主办方往往都采取了将抄袭者“请出”展会的措施。如此看来,家具圈已经逐渐重视这一问题,只是解决方案还不够系统化。只有在政策上把控关键环节,才能真正解决问题。

南通西装定做

普洱西服定制

葫芦岛工作服制作

武汉职业装定做

相关阅读